公告: 咨询电话:15008488826 18081002221
联系方式
地址:成都市郫县犀浦镇国宁西路338号二楼(车管所附近)
电话:15008488826 18081002221
传真:028-89991258
邮 箱:cdsclw@126.com
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>新闻动态 >>公司新闻
 
劳务派遣:好条文还靠细则落实
上传时间:2013-04-28

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临时性、辅助性、替代性是劳务派遣用工的“三性”原则,作为一种补充性质的用工形式,由于缺乏有效的 监管和模糊的界定,反倒成了部分企业降低成本、规避用工风险的工具,几成滥用之势。去年12月28日,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 劳动合同法的决定,规范劳务派遣用工成为本次修正案的核心。

  在坚持“三性”原则的基础上落实同工同酬无疑代表了劳务派遣工最迫切的愿望,但同工同酬能不能代表一切?劳务派遣工的劳动价值和劳动尊严又该如何公平的体现?规范劳务派遣用工,在同工同酬之外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  同工不同酬边缘化危机认同感缺失

  劳务派遣工渴望摆脱“三重门”

  根据上海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2011年所作的全面调查,当年全市使用劳务派遣工的单位有4.29万家、劳务派遣员工l32.9万人。 其中有多少是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“三性”用工要求聘用的不得而知,但是同工不同酬、工作无保障、身份显尴尬的“三重门”确实将劳务派遣工困住了。

  “缺斤短两”的工资条

  “一盒鸡蛋、一份干货、两桶油……别人也是这些吗?”韩菲(化名)母亲接过女儿递过来的一张提货券,读着券面上标注的内容,随口问了一句,她口中的“别人”指的是韩菲的同事。

  两年前,韩菲从一所广告艺术类大专毕业,那一年的就业形势并不怎么好,“在好几家单位实习过,有杂志社、广告公司、还有房地产,可是最后都没能留下来。”最后,在家人的建议下,韩菲参加了幼教考试,有着不错绘画功底的她,最后成功进入了本市的一所幼儿园工作。

  “明天要去签卖身契了。”和单位签约前一天,韩菲给“闺蜜”发了条短信,“签卖身契”是“成功就业”的戏谑说法。第二天,依照单位的安 排,韩菲来到一家劳务派遣公司,一位人事经理接待了她,“就是让我签一份协议,就算入职了。”在之前的面试中,虽然单位已经明确告知她双方签订的将是劳务 派遣合同,不过韩菲并没有多想,甚至签约那天那纸“卖身契”她也只是随便扫了一眼便迅速签上了大名。她没想到的是,“劳务派遣”四个字让她和母亲口中的 “别人”差别明显。

  对于母亲的提问,韩菲懒得回答,在幼儿园里,教孩子画画、哄孩子睡觉、带孩子游戏、陪孩子等父母来接,韩菲所做的和其他老师没有什么差 别,孩子们喜欢这个成天脸上挂着笑的大姐姐,家长亲切地叫她“小韩老师”,不过这些和谐的表象却被窄小的工资条给打碎了。“我一个月工资2000多块,可 身边同事要多我一倍左右。就因为我是劳务派遣的,他们是正式在编的老师。”之后,韩菲发现不仅是薪水上有差异,季度奖、年终奖她都不如在编教师多,就连单 位发的“年货”她也拿少了。

  “干一样的活为什么我就是拿的少?”心情不好的时候,韩菲也会在家人、朋友面前发发牢骚,不过她始终没在单位里提起过这事。“找工作不容易,小囡怕说多了连这个饭碗都捧不牢了。”韩菲的母亲轻叹了一声,把女儿的“年货”塞进了抽屉里。

 

  职场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

  还有四天,钟晖就可以回家过年了,其实如果他愿意,一个礼拜之前他就可以收拾行囊打道回府了,不过他说要留点时间和上海的朋友聚聚,“这次回去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。”

  钟晖的家在江西,父母都是老师,书香门第中走出的他后来考进了沪上某著名高校。4年前带着浓浓书卷气走出校门的他在一家通讯技术公司落了脚。

  “公司里劳务派遣工占了一半,待遇上差别倒是不大,但是心里总有种朝不保夕的感觉。”前两年公司发展平稳,钟晖每个月能拿到6000多元薪水,年底还有近万元年终奖。不过这几年市场竞争逐渐激烈,公司业务受到冲击,钟晖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。

  “公司效益不好,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同事都走人了。”企业裁员“过冬”,这样的事再普通不过,钟晖也表示能够理解,只是他觉得不太公平的 是,走人的基本都是劳务派遣工,和公司直接签订劳动合同的正式员工却都高枕无忧。“之前也有同事不甘心,要讨个说法,最后实在受不了公司和派遣单位之间的 扯皮,只能不了了之了。有时候觉得头上挂着一把刀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伤到自己了。”钟晖的预感在不久前不幸应验了,公司通知他因为内部调整,将不 再与他续约了。

  难以“洗白”的身份之痛

  受惠于浦东公交正在试点的劳务工转合同工机制,龙芦专线驾驶员鞠亮去年终于转成了合同工,和她一样幸运的还有公司内另外400多名职工。

  不过已经在上海工作了8年的老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老田在一家大型机械制造企业里工作,虽然是劳务派遣工,不过在工资待遇上基本实现了同工同酬,收入方面老田没有太多抱怨,只是有一点他总是耿耿于怀:什么时候能把我的“劳务派遣”帽子给摘了?

  单位里,和老田一样的劳务派遣员工不在少数,占了大概40%左右,基本上都是和企业下属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合同。老田说劳务派遣 工和正式工就是企业里的两个大圈子,想跳出这个圈子并不容易,而且在岗位晋升上面,同等条件下,通常也是正式工的机会大一点,“干的特别好的,厂里也会转 成正式工,不过名额实在太有限了,我被派遣了8年,比我年头长的还有很多。”有盼头归有盼头,老田明白,要洗白自己的“二等公民”身份,除了好好干之外, 还需要一点运气。

  政策解读

  劳动合同法修正案四大亮点

  本次劳动合同法修正案主要聚焦劳务派遣问题,在以往,“同工不同酬”和岗位“非三性”是劳务派遣制度衍生出的主要问题。此次修正案主要从四个方面力图规范劳务派遣用工。

   严格限制劳务派遣用工

  规定劳务派遣“只能”在“三性”岗位上实施,并对“三性”岗位的具体含义作了进一步界定:临时性是指用工单位的工作岗位存续时间不超过 六个月;辅助性是指用工单位的工作岗位为主营业务岗位提供服务;替代性是指用工单位的职工因脱产学习、休假等原因在该工作岗位上无法工作的一定期间内,可 以由被派遣劳动者替代工作。

版权所有@:成都世诚劳务有限公司 地址:成都市郫县犀浦镇国宁西路338号二楼(车管所附近)  电话:15008488826 18081002221  传真:028-89991258  邮 箱:www.cdsclw@126.com
备案号:蜀ICP备123456号  技术支持:成都商网 成都930
客服一
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二
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三
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四
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